癫痫健康 搜索 问医生

大江网:女子坚持要与在押重刑犯结婚 自称愿一直等

时间:2022-07-07 22:26:01 来源:癫痫病专科医院

  42岁的金哲,十几年前因涉嫌杀人被判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后因改造良好获减刑,目前服刑于吉林省长春监狱,尚有13年刑期。

  

  现在,高墙外有一个女人要与金哲结婚,那是他的初恋情人赵敏。

  

  囚犯能结婚吗?问题抛给了相关单位以及制度规章。

  

  -本报记者 顾然

  

  就算要等13年,我也要和他结婚
  

  "我想得很清楚,就算要等13年,我也要和他结婚。”赵敏很坚决。

  

  赵敏今年39岁,再过13年,她52岁,他55岁,人生能有几个13年经得起等待?真可以无怨无悔吗?

  

  "不会,我决定的事就不会后悔。”赵敏摇摇头。

  

  赵敏,离异后一直独自带着女儿生活。她从不相信初恋情人金哲是个杀人犯:"我看过他的案卷,也找过律师。”赵敏的声音有点高,"我得帮他,不需要任何理由。”

  

  成为合法夫妻是帮助金哲的前提,否则,赵敏连到监狱探视的资格都没有。

  

  赵敏家住吉林市,今年3月,记者与她在吉林市的一家咖啡馆见了面。她穿着半大风衣,内着当时流行的韩版长款毛衣,身高1.65米左右,身材保持得不错,看上去比实际年龄年轻。她说话办事爽快,不喜欢拖泥带水,言谈中流露出一股强势。

  

  究竟是一种怎样的力量,让眼前这个女人作出如此惊人的决定?

  

  赵敏在吉林市经营一家地板店,长年奔波在吉林、四平、辽源等地,生意很忙。

  

  她曾有一段不幸的婚姻,女儿2岁时,她向前夫提出离婚。现在女儿17岁,这些年来,她念念不忘初恋情人金哲。她曾多方寻找金哲的联系方式,多年未果。

  

  2009年初的一天,赵敏在吉林市河南街遇到金哲的大姐,得知金哲成了一名关在狱中的杀人犯,赵敏彻底惊呆了。

  

  金姐也不相信弟弟会杀人,"他的性格非常开朗,平时连杀鸡都不敢。”

  

  2009年4月的一天,赵敏接到一个来自长春的电话。

  

  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久违的声音!虽过去17年,赵敏还是听出来了,是金哲。

  

  赵敏很惊讶,她一直不敢相信金哲姐姐说的是实情。

  

  "咋回事儿?我也不知道。人家是天上掉馅饼,我是天上掉块大砖头……”金哲说,被抓时,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他媳妇也没通知家里人,第二天他大姐去派出所时,他已经"招”了。入狱后,金哲一直不断上诉、申诉。

  

  那天,电话里两人聊了很多,说到他的案子,说到各自的婚姻、孩子,还有那段因年幼冲动而夭折的初恋。"那时候多好呀,如果后来我们不赌气……”

  

  "我帮你申诉吧,再给你找个律师。”赵敏意识到必须得帮他。

  

  但金哲在电话里一再拒绝。

  

  "我当时就哭了,‘我就不能帮帮你吗?’”向记者陈述这段往事时,赵敏的眼圈儿红了,使劲儿地眨了几下眼,硬生生地把眼泪憋回去。赵敏说,她心里难受,心里一直牵挂着的人,十几年没有音信,好不容易联系上,现实竟那么残忍。

  

  难忘初恋青涩时光
  

  那段时间,赵敏时常想起她和金哲的初恋。

  

  1991年,20岁的赵敏认识了大她3岁的金哲,一个朝鲜族小伙子,他从部队转业后,分到吉林市麻棉纺织厂湖北癫痫病专科医院哪些最好工作。当时,赵敏的好朋友和金哲的同事正在处对象,总邀他俩当"灯泡”。一来二去,这两个"灯泡”也来电了。

  

  "我们有点像《山楂树之恋》,但没那么戏剧性,从开始到结束一直很平淡。”讲到这一段时,赵敏眼神温柔。她说,每逢她有个头疼感冒,他都会紧张地送药,嘱咐她吃药……"那种感觉,是被人心疼的幸福。”赵敏的眼睛闪着光。

  

  "不过,我可不像静秋(注:《山楂树之恋》中的女主人公)那么温柔,否则我们也不会分开。”赵敏说。她有一哥一弟,她是家里惟一的女孩,从小被父母宠坏了。她任性,认死理儿,不管对错都要去做。虽说现在39岁了,但说一不二的性格,几乎一点没变。

  

  赵敏轻叹一口气。初恋时不懂爱情,也不懂珍惜。金哲唱歌、演讲样样都好,在厂里很出风头,当时有一个女同志追求他,给他们之间带来不少误会。赵敏经常和金哲找别扭,使小性子。他们总为一些琐事生气、争吵、冷战……

  

  她不肯轻易服软认错,"这种性格的女人是很不招男人待见的。”赵敏评价自己说。

  

  一次,赵敏与金哲赌气后一走了之,怄了很长时间的气。这次,谁都不肯先低头,赵敏真的一气之下再也没理金哲,"分就分,谁怕谁呀!我的条件也不差……”一年初恋,在赌气中结束。此后的若干年里,他们都没联系过对方。

  

  不久,赵敏认识了大她3岁的一名复员军人,相处5个月(1992年)就结婚了。赵敏承认,她那么快结婚,不排除与金哲赌气的成分。后来她知道,在她结婚后不长时间,金哲也结婚了。

  

  女儿出生后不久,赵敏和丈夫的关系越来越差,两人经常争吵,矛盾不断升级,丈夫索性不回家,扔下她和年幼的女儿。

  

  3年后,赵敏提出离婚,丈夫不同意,并一走了之,自此连人影儿都找不到。1997年,赵敏向法院起诉,登报声明,总算把婚离了。多年来,她和女儿相依为命,没有再婚。

  

  "那段婚姻伤透了我的心,后来我才明白,真正包容、疼爱我的还是金哲。当初自己太不懂事儿了……”赵敏说。

  

  省高院两次发回重审的杀人案
  

  "我必须得帮他。”赵敏说脑子里只有这个念头。她向金哲的大姐要来当年的判决材料,了解金哲涉案情况。

  

  1995年9月29日,吉林市永吉县双河镇东道口东侧铁道南侧的一树丛中惊现一无名女尸,尸体仰卧于稀泥沟里,上半身被泥土覆盖,下肢外露。死者李某20岁,双河镇人。尸检认定李某前额受外力打击,扼颈导致昏迷状态下被凶手用泥土埋住上半身,吸入大量泥沙阻塞气管,同时伴有异物刺激使气管强烈痉挛收缩引起窒息而死。

  

  当地公安机关立即对案件展开侦查,1995年9月10日下午,李某独自搭车来到双河镇黑石村,想打摩托车回双河镇,有人曾看到李某上了金哲的摩托车。那时,27岁的金哲从吉林市麻棉纺织厂停薪留职后,在黑石村开了一家小饭店。

 

  最终,公安机关侦查认定:1995年9月10日17时许,金哲乘摩托车载李某去双河镇,途中金对李起歹意,欲与李发生两性关系,后金哲把李带到双河镇新立屯北沈吉铁路附近与其发生了两性关系,李向金索钱时遭到拒绝,李以告发要挟,金恐事情败露,便将李掐昏掩埋,后逃离现场。

  

  1995年10月11日,金哲因涉嫌杀人罪被收容审查,1996年2月5日被逮捕。1996年11月,吉林市中级法院判处金哲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金哲以"事实不符”提出上诉。1997年12月1日,吉林省高法作出刑事裁定,认为"原审判决认定事实不清,撤销原判,发回重审”,附带的"关于被告人金哲故意杀人一案发回重新审判函”提出"重新审判时应一并查清作案的动机、作案第一现场、被害人死亡具体时间、进一步确定被告人是否占作案时池州哪个医院治癫痫病最好间”等。

  

  1998年8月,吉林市中级法院判决: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其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金哲再次上诉。当年10月,吉林省高法审理认为"原判决认定金哲故意杀人的犯罪事实不清”,再次"撤销原判决,发回重审”。

  

  侦查机关进行了补充侦查,2000年5月向吉林市中级法院提起公诉,并提交"金哲在羁押期间曾向外给家人捎纸条串通家人证实其不占作案时间”的书证。同年5月29日,吉林市中级法院第三次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金哲第三次上诉,吉林省高法审理后作出最终裁定,其上诉理由不成立,予经驳斥,核准吉林市中级法院所作的判决。相看泪眼 无语凝噎
  

  急性子的赵敏开始找律师。2009年10月,赵敏正式将金哲的申诉案交给姚杰律师代理。

  

  现在,监狱的管理比较人性化,金哲在里面可以打磁卡电话,为多聊一会儿,每次都是他先打过来,她再摁掉打回去。

  

  赵敏没有资格去探监,沟通只能靠电话。电话里,他们无所不谈,每次通电话,都仿佛回到了初恋的美好时光。

  

  "干脆咱们结婚!现在我连探视的权利都没有,咋帮你?”2009年10月中旬,赵敏在电话里提出结婚,她已经打定主意,十头牛都拉不回来。赵敏知道金哲不会同意,但她必须说服他。

 

  其实,律师代理此案后,就提出了赵敏的合法身份问题。她不是金哲的直系亲属,在诸多法律程序上很难介入。

  

  赵敏想到了结婚。如果和他结婚,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介入到申诉程序,而且可以去探视,可以给他更多的安慰和鼓励。

  

  电话里,金哲死活不同意,赵敏哭了。此后,她几次提到结婚,金哲一直不同意。

  

  事后,金哲说,他从姐姐那拿到赵敏的电话,心情很复杂,差不多想了一个多月才有勇气给她打电话。"其实,我就想知道这么多年她过得好不好。”金哲说。得知赵敏多年感情生活不顺,他挺心疼,也挺遗憾,当初他不懂得珍惜,辜负了赵敏。现在想给她幸福却心有余力不足。

  

  然而,赵敏非但没嫌弃他,反而张罗着给他请律师,帮他申诉,甚至提出和监狱里的他结婚。

  

  金哲很感动,但他一直反对结婚,理由很简单——"现在没法给她幸福。”金哲说,他心里仍然有赵敏,她善良、率真一如当年;他很想和她结婚,但不是在监狱里,他想给她一个像样儿的婚姻,以及一个男人对女人的爱与呵护。如果现在结婚,她会被拖累得很辛苦。

  

  金哲曾在电话里说身体状况很差,腿脚落下毛病得拄拐。2009年11月,他的肾结石犯了,疼得实在受不了,才第一次向她求助。

  

  第二天,赵敏约好律师马上从四平赶到长春,向监狱提出就医申请。第三天下午1点半,赵敏等在监狱大门口,心急如焚。他病到什么程度?一定很严重,否则他不会折腾她过去。他们已有17年没见,他变成了什么样儿?赵敏的心很乱。

  

  载着金哲的警车出来了,赵敏跟随这辆车一同前往指定医院。

  

  乍一见面,赵敏愣住了,他瘦了,老了,脸色那么苍白。一路上,四目相对,却一直没说话。他俩极力地克制着想哭的冲动,害怕一说话,眼泪就会掉下来。

  

  下车时,赵敏一把扶住他,好像慢一点他就会被风吹倒似的,他好像比十几年前的那个金哲小了一圈儿。

  

  那天,金哲穿着小薄棉裤,拄着双拐,走路需要人搀扶。做B超时,他的双腿一直不停地抖,赵敏的心也一直跟着抖。

  

  那次见面只有两个小时,看完病金哲就回监狱了。

  

  后来,金哲给赵敏打电郑州治疗癫痫病最好的医院话时说,本以为见了面赵敏会哭出来,没想到她还挺坚强。

  

  "其实,我在回家的路上就哭了,整整哭了一路。”赵敏说,"我只是不愿让他看见难过。”

  

  赵敏是个认死理儿的女人,她决定的事谁也改变不了。

  

  经不起赵敏的软磨硬泡和眼泪。有一次,金哲在电话里问赵敏,"你想和我结婚,是因为对我有感情还是纯粹想帮我?”

  

  赵敏说,这么多年她一直没忘记他,就算再等10年,再难再苦她也愿意。

  

  最终,她说服了金哲。

  

  "欠她的,就等着我出来以后,竭尽所能去弥补吧。”金哲说。

  

  他没有自由,婚该怎么结?
 

   在押犯人也是可以结婚的,从前,赵敏在报纸、电视上看到过这样的场面。

  

  2009年12月,赵敏张罗着与金哲结婚的事。

  

  一个关于组建婚姻家庭的程序等式是:两个人+户口本+身份证=结婚证。

  

  对旁人很简单的等式,对赵敏却仿佛成了不可逾越的鸿沟。她的结婚对象是尚有十余年刑期的在押犯人,这三要素中的"两个人”就凑不齐。

  

  婚姻登记处的工作人员能到监狱里给他们办结婚登记吗?赵敏前往吉林市民政局跑了好多次,均被拒绝。

  

  赵敏说,民政局工作人员的理由是,根据民政部《关于贯彻执行〈婚姻登记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规定,服刑人员申请办理婚姻登记,应当亲自到婚姻登记机关提出申请并出具有效的身份证件。

  

  民政局的工作人员经不住赵敏屡次去磨,给她指了一条道。如果她非要和服刑人员结婚,可以向监狱方面申请,把人押到登记处来办手续。

  

  抱着一线希望,赵敏告诉金哲,在里面向监狱领导提出结婚申请书。

  

  后来,赵敏专程赶到长春监狱,亲自向有关部门提出与金哲的结婚申请,请求批准。

  

  监狱的工作人员很意外。金哲毕竟还有13年刑期,现在结婚,能带给这个女人什么幸福呢?

  

  她知道监狱方面是一番好意,她也很诚恳,"我已经想好了,我和金哲结婚并不期待能得到多少幸福,我就是想帮他。”

  

  监狱方面表示,这种特殊情况需要向领导汇报。接下来,赵敏陷入漫长的等待。

  

  这期间,出了一个不太愉快的岔头儿。

   

  2005年,金哲与前妻协议离婚,手续都是前妻办的,可他一直没拿到离婚证。此后,他的前妻再没出现过。赵敏辗转找到金哲的前妻,对方却自始至终拿不出金哲的离婚证。

  

  赵敏到相关的婚姻登记处去查,希望可以补办。这一查让赵敏吃了一惊,"婚姻登记处根本查不到离婚记录,原来他前妻出示的离婚证居然是假的。”赵敏不得不替金哲理更加繁琐的离婚程序,委托律师代理起诉离婚。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替金哲代理到法院办理起诉离婚时,赵敏发现,法院判决书把金哲的名字写错了,与其户口上的名字不符,区级法院不予受理。

  

  来来回回折腾了好几次,总算协调成功。2010年3月,赵敏说,金哲与前妻的离婚判决已经下来了。

  

  在押犯人结婚规定不明确
  

  半年过去了,结婚申请迟迟没有答复。赵敏没有放弃,她仍以每月至少一次的频率,向监狱提出结婚申请。

  

  2010年9月,记者与长春监狱教育科一位尹姓工作人员取得联系。他表示,这件事已经向监狱领导汇报,监狱还要向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汇报,审批程序很复杂。同时,尹表乌鲁木齐癫痫医院哪里好示,二人结婚申请批准的可能性不太大,他们提出结婚的目的似乎并不单纯……

  

  此前,记者与吉林市民政部门联系过,其答复与赵敏得到的一样:难以破例。

  

  吉林朗业律师事务所朱宏亮律师表示,服刑人员人身自由被限制,不能随便离开监狱。因此,服刑人员虽有结婚的权利,但实际行使起这个权利,却有障碍。服刑人员如果想结婚,首先必须征得监狱管理部门的同意。

  

  11月5日,记者在吉林省监狱管理局狱政处了解到,婚姻法规定在押犯人有结婚的权利,在押犯人到民政部门办结婚证涉及到外出,必须由狱警监管完成。在什么条件下在押犯人可以获得外出登记的特殊批准,目前尚无明确的法律法规。

  

  前几年,为了体现监狱的人性化管理,曾经特批过在押犯人结婚,主要出于有利犯人改造,通常在押方刑期只剩一二年的。对尚有10余年刑期的在押人员提出结婚申请,几乎不予批准,因为刑期较长,一旦这期间发生感情变故,则不利于犯人的改造。

  

  -对话   "我要和他结婚,我会一直等下去”
  

  10月28日,时隔大半年,赵敏再次接受采访时,她想和金哲结婚的决定一点都没变。

  

  记者:这么大的事儿,你征得父母和女儿同意了吗?

  

  赵敏:我女儿已经长大了,应该没问题。父母嘛,没说过。我的事一向自己做主。

  

  记者:这么坚定和他结婚,是因为你还爱他吗?

  

  赵敏(笑):其实,到了我这个年纪,爱与不爱已经不那么重要,衡量婚姻的标准,也不完全取决于爱情。更多的是我想帮助他,想为他做点什么。”

  

  记者:你想过吗,倘若所有的努力都做了,他还是要坐13年牢,怎么办?

  

  赵敏:我会一直坚持想办法。至少我是真心地想帮他,也尽了全力。实在不行,我就等着他。

  

  记者:赌上自己的婚姻和幸福去帮他,你认为真的值得吗?

 

  赵敏(笑):我是个认死理儿的人,只要觉得自己做得对,就不后悔。我始终相信他是个好人。

  

  记者:人生能有几个13年呢?不害怕错过真正的幸福,有一天会后悔吗?

  

  赵敏(语气有点急):其实我在乎的不是他能给我多少幸福,而是我必须得通过这种方式来帮助他,这样我才能安心,你还不明白吗?而且,我一直单身惯了,也不怕再继续单身下去。我没想到和他结婚会这么难,不过,我会一直等下去。婚姻的形式对我来说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只能通过这种方式帮助他。

  

  与前几次采访时相比,她多了几次笑容。尽管她争取的婚姻不被看好,被高墙阻断,但,这是她的感情出口,她真的要等待13年吗?

  

  (尊重当事人要求,赵敏、金哲为化名)

  

  -链接·国内服刑人员结婚先例
   

  据《成都商报》报道,2003年8月26日,成都市女子黄晓琴(化名)与正在成都服刑的犯人戴宇东的结婚申请被司法部默许,当天,他们如愿拿到了结婚证,成就了全国首例监狱服刑犯人结婚的事实。

  

  2006年8月26日《新文化报》报道了吉林长春监狱服刑犯人大志(化名)与女友小燕(化名),前往长春市南关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登记。这是吉林省首例被批准结婚的服刑人员。

  

 2009年8月20日《大河报》报道了河南省第一监狱服刑人员唐震和未婚妻赵美(化名),在狱警的陪同下,从开封市金明区民政局婚姻登记处拿到结婚证。

(责任编辑:)

阅读全文   ⇩

温馨提示:以上资料仅供参考,具体情况请免费咨询在线专家在线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