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

大宋神医 >

烦恼

  一
  老徐把一支香烟扛在嘴上,叭嗒叭嗒出几口烟雾。细细一看,从鼻子往下,像极了他爹。老徐从小徐过度到他爹的名号老徐,没有几年。他爹过去也在小城,迁回老家四五年,据说,生活还好。就是不抽烟了。
  真不抽了?我是带着疑问的。老徐他爹抽烟的有名,跟其他名人有得一比,就是别人无法可比。还是老徐给我说过他爹的水平: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点上烟,然后才有上厕所洗脸刷牙放屁吃饭一切事,经常一个火就是一天,一支完了接下一支,“香火”不断,直到睡觉。至于能抽多少,搞不清。
  回去不行了,检查出心脏有毛病,说不抽就立马断了。其他没有变化,就是人胖了。真想不到,还是医生说的话能管得住人啊!
  谁说不是呢。
  说这话的时候老徐还没有抽烟。也不是没有抽过烟,而是第N次戒烟成功的时候。我说你怎么都不抽了。他说没意思。刚刚又问,怎么又抽上了?不是不抽了么。烦,有点儿烦。说着还凑近了坐在椅子上,好像不知道我不抽烟腻歪所有大不咧咧抽烟的人一样。
  我往后缩缩,喝一口水。谁不烦啊,谁没有烦恼事,那个过着就那么顺心。
  到也是呢。又叭嗒出一口烟来。我又往后缩缩。其实也没有什么距离可以缩的了,本来靠着墙边的,说缩,是心理上的。
  老徐能有什么可烦的?一家3口,女儿读书,媳妇退养,拿着工资再打一份工,自己在机关混着,挺好的。不像我们这些养儿子的,孩子的事就弄得人天天头疼。就一个女儿有什么大不了的。这是我给他第一次宽心的时候说的。确实,女儿是招商银行,没什么。
  想起儿子就烦心。我们养儿子的才是烦呢。春节聚餐,一大桌人就数谁谁是姥爷姥姥,谁谁是爷爷奶奶,一看,姥爷姥姥居然占了一多半。于是姥爷姥姥就抖起来,要跟爷爷奶奶们干。爷爷奶奶寡不敌众,只好认输:现在这个世道,不服真不行啊。那天老徐不在,他要在就知道,他该知足了。
  姥爷也有烦?当了姥爷的老王跟我说,唉,别说柳州治疗癫痫的专科医院那好听的,看着孙娃儿当然一样好,可是想想最后都是别人家的,连姓都没有自家的了,就有些灰心丧气,觉得这辈子白活了。
  嗨嗨,话可不能这么说,生男生女都一样,人不就一辈子嘛,养儿子咋啦,刚生下图个名声,长大了一辈子都叫你不得安生。现在这儿子那有好养的。千辛万苦之后,儿媳好些还好,如果不行,儿子也是别人的,哪有自己的呢。再说了,下一辈的下一辈子,你又能说清是有没有、是什么呢!
  也是呢。老王脸上的皱褶似乎展开了些。
  本来就是这样的嘛。
  孩子还好吧。我问老徐。
  那个死破孩子,就那样吧。老徐的脸像被冻上似的,阴郁着。
  行啊,没什么事就好。现在的孩子也别期望他能成什么事。平平常常学习工作,能糊口就是好的。
  是啊,还能要求他们做什么呢。老徐拧灭了烟屁股。你说,我们涨工资的事究竟啥样,我们能做些什么啊。
  有文件了,就等个时机吧。现在机关领导都忙,先不打扰他们吧。给大家都说说,有这个事。网上看到的嘛,他们也可以一起去看。这是今年我们的头等大事。
  是啊。到时候有啥事让我们做的话告诉一声。
  
  二
  老徐还是有股子山东人气概的,比较利落。过去不怎么接触,那年派出去学习,一趟来回,就熟识了,了解了。彼此也算比较信任。当然,因为我感觉到了他对我的信任。
  那次,他给我讲了只有自己家人才知道的事。是关于她的宝贝女儿的。她女儿怎么考上大学的我不知道,那时候我们还不算熟识。他女儿是大学二年的时候被开除还是除名的,原因是参加英语等级考试作弊。大热天,他跑来请假,高挑的身材更瘦了。我问啥事,他说家里有事。匆匆忙忙。听说家里的事,我也二话不说了,签字走人,只嘱咐路上注意些。
  大约过了一个多月,我看到他在办公楼里晃悠,更瘦了些。就说,家里什么事啊,处理好了呗。一个月不见,那儿去减肥了。他走近了拍拍我的肩头说,别颞叶癫痫幻听有自知力吗提了,完了好好跟你细说。过了几天他推开办公室门,看我一个在,就坐在对面。我给他泡了一杯茶,他端在手里啜了一小口,讲起来。那时候他也戒着烟。
  他说孩子作弊,学校通知要处理,跑去找人看能不能免予处分,不开除。找人,送礼,都没搞成。孩子想不开,就做工作,带着玩了玩,刚回来。你说这孩子,让我说什么好。
  孩子的工作一定要做好。平安是最主要的。其他也不好讲什么。我心里知道,作弊,投机,现在社会上流行的东西,孩子们门儿精。被抓住的是倒霉蛋。侥幸的,还会做。我早就料到的。
  是,我知道。比起其他,孩子的健康平安才是最紧要的。所以就带回来。
  她怎么想的?小姑娘我见过的,长的到像她妈妈,比较紧凑,看着挺机灵的样子。
  她怎么想?她说还想复读,还想考学。老徐喝了一口茶。我原来想给她找个事做算了,她不干。
  想读书是好事,那就让她读吧。反正年龄也不大。只要她是做正经事,你都应当支持她。
  是吧。老徐看着我。
  那你还要怎样管她?你支持她,就是支持你。她能摆脱了刚刚经历过的难过,开始新的生活,是件最好的事。让她上呗,你是怕花钱还是怎么的?
  就是觉得熬的年龄有些大了。
  呵,你这人真是的。你让她学习,跟干其他的有多大差别?学习考学也是为今后工作做准备。你给随便找个事做,人家心里不痛快,以后还是问题。反正就一个女儿,你也不是养不起,需要她挣生活费啥的。
  嗯,你这一说我也完全想通了,就让她读去吧。按你说的,遂她的愿,让她快乐着,才是最主要的。
  是啊,谁不出点子事?有事了正面迎接,正确对待,让坏事变好事,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对对,我不打搅你了,咱哥儿们有空再唠。老徐推开椅子,起身走了。
  秋季开学,我就听说他女儿又去复读了。次年高考,听说还考得不行。后来,问老徐,他说找了上海一家什么学校读,大约是三本吧。越读小儿癫痫病的起因越后退了,奶奶的。
  你发什么牢骚啊,最痛苦的应当是你女儿才对。有学校上就好,别想别的了。你去送吧?
  我不去了,让她妈去。
  能去就去呗,能花几个啊。你姑娘算不错的了,能给你上学考试。
  算不错,你说的是真的?老徐睁大眼睛看着我,想从我的眼神里看出一丝笑话的意思来。
  你仔细想想,她有多不容易。
  是的噢。我知道你说的是真的了。好,我去送送。
  俩口子也顺便玩玩,你们多好啊,招商银行开着,怕啥的。
  行。我就玩玩去,管那么多干嘛啊。
  
  三
  好久没有和老徐说过他女儿的事。应当快毕业了吧。春节前他打电话给我问网上订票怎么弄,我告诉他进入12306就行。他说女儿要从上海回来,回去的票不好弄,想早些看看。我说你看吧,不行告诉我帮你也看着点。他再没有打过电话,那就是弄好了。
  现在又有什么烦恼让他把戒了许久的烟都扛出来了?看来不像是小事。还是女儿吗?大约还是吧。我很早跟谁就讨论过孩子的事,说这破孩子都是父母娘老子的对头。他们不会让你消停,你也不愿意消停。最后的结果只有一个,向孩子们缴械投降。
  果然,下午老徐又跑过来。他上午没有说出来,是因为跟着还有人进来。
  他说那死丫头找了个朋友。
  差不多该找了。
  我没有说她不该找。跟老韩一样,我也是她上大二的时候就嘱咐过她,可以找朋友,不能出事情。
  那你有什么不高兴,女大当嫁,有朋友是好事嘛。
  问题那男孩子是在当地工作的外地人,青海的,家在乡下。
  那孩子怎么样,人怎么样?
  小伙子大学毕业,在一家公司工作,月收入五六千。
  那不错的了。
  问题是只是个打工的。将来房子啥的根本就弄不起。
  现在不都是打工的?房子不是各城市都有廉租房啥的吗,买不起就租来住吧抗癫痫药物对患者产生哪些危害
  那总不是个事吧。想想就来气。真后悔把她送那么远去上学。学文没有学多少,到带来些子烦恼。
  你没听说过烦恼都是自找的?孩子的事,如果没有什么品质上的大问题,还是让她自己选择,自己感觉,自己想办法解决问题。
  你说得轻松,你是没有遇到问题。
  谁说我没有遇到问题?儿子得给弄房子吧,儿媳妇也还八字没一撇呢。其实,我外甥女的情况就跟你一样。春节,外甥女没有回家,说是到内蒙去了,跟着男朋友去的,遥远的草原深处。她找的男朋友也是在深圳打工的,两个打工的在深圳,那孩子也不知道迷到哪儿了。我就给妹妹做工作,让她自己撞吧,反正现在有这样一个宽松的社会环境,她撞疼了,觉得要回家了,自然就回来了。现在大人的说教根本就没有用处。所以,建议可以提,决断由他们自己下吧。
  你说,就听任她?
  问题是你不听她的,她也不听你的啊!再说,你有什么好办法让她幸福吗,难保这不是她生命里最好的选择呢!
  唉,这破孩子,总不让老子省心呢。老徐长长地吸进去一口烟,咽了老半天才缓缓地吐出来。
  省心的就不是你孩子。
  呵呵,哈哈,真是的。老徐笑了。
  还能怎样?我摊了摊手,也跟着干笑。面对孩子的选择,我们只能看着别往阴沟里去。如果是那样,每个父母都会奋不顾身。除此以外,你管不了,也无力管。
  老婆呢,还在那个厂干?
  不想干了,待遇太低了。说想回家去,妹妹家有点事,去帮帮。那天跟我说呢,我说行。
  噢,到大凉山去啊。
  是的。还在哪儿呢。老徐的手机响了,他掏出来看了一眼,装兜里了。下班吧,还守着,好像你能拿多少似的。老徐推开椅子。
  呵,好,下班吧。拿出手机一看,离下班号响还有半个小时。
  “嘭”一声,办公室门合上的声音在下午显得空寂的走廊里久久回响。
  2012年2月22日

上一篇: 读书手抄报设计图 下一篇: 问题接力
© zw.skmnr.com  犹沓沓也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